• <label id="2aeey"><label id="2aeey"></label></label>
  • <label id="2aeey"><sup id="2aeey"></sup></label>
    <bdo id="2aeey"></bdo>
  • <blockquote id="2aeey"></blockquote>
  • 今晚我來找你
    作者:東林夕亭 時間:2018-10-16 14:43 字數:804 字

    又是寒冷的雨天,路人都用厚厚的衣服裹住自己,然后藏在傘下,好像這樣就會遠離殘酷的現實。黃勇也不例外,他甚至都不愿去看眼前的紅燈;管它呢!死了一了百了!連自己最愛的女人都不理解自己,活著還有什么勁!他這樣想著,橫穿過馬路。

    刺耳的剎車聲劃破清晨,車子和黃勇同時停住了。車里的人和黃勇對視了數秒,誰都沒有說話,然后各自閃開走了。

    馬路對面右轉又是紅燈,這一次黃勇沒有動;他雖然嘴上看得很開,卻并不想死。路人走的走,停的停,不過在黃勇眼中,他們就像飄過的雨珠一樣,冰冷;甚至還沒有眼前路燈桿上貼著的通緝犯(劉成)親切。黃勇仔細看了看這個通緝犯的五官,尤其是那雙眼睛,感覺似曾相識。

    周一上午最讓人糾結,無聊的辦公室里一群無聊的人以不堪入耳的笑話相互調侃著,似乎這個上午必須用無聊的方式才能讓糾結來得溫柔一些。黃勇一個人躲在洗手間里吐著煙圈,直到煙盒空空如也;他望著鏡中的自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從進洗手間到現在,他一直把手機握在手里,祈禱她能突然打電話過來說,已經原諒了他。不過遺憾的是,連往日勤快的運營商都懶得理他。

    好容易熬到中午下班,他通過黑暗的樓道,下到了14樓,準備和她再好好談談;畢竟這段感情來之不易,這樣結束有些不甘。電話奇跡般的撥通了,聽到的卻是她沉默的聲音。

    “梅雪,你聽我說,我保證以后&hellip;&hellip;”黃勇強行按捺住心中的激動。

    “保證&hellip;&hellip;保證&hellip;&hellip;每次都說保證,卻又一次次的傷害我&hellip;&hellip;”梅雪說著說著,委屈的哭了。

    “這次是真的&hellip;&hellip;相信我!”

    “&hellip;&hellip;不可能了&hellip;&hellip;我跟你說&hellip;&hellip;我們不可能了&hellip;&hellip;”梅雪哭得很傷心。

    “我和李婷不是你想的那樣&hellip;&hellip;你聽我說&hellip;&hellip;”黃勇情急之下,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hellip;&hellip;又是她&hellip;&hellip;又是她&hellip;&hellip;你還要怎么折磨我&hellip;&hellip;讓我死給你看嗎?”她最討厭黃勇提起李婷。

    “不是&hellip;&hellip;你聽我說&hellip;&hellip;”還沒等黃勇把話說完,電話已經斷了。

    這樣的結果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這一次黃勇真覺著自己受了極大的委屈;他再撥號,梅雪關機了。一時間,黃勇氣得滿臉通紅,“啪”的一聲,手機被摔得粉碎;看著樓下公園里卿卿我我的情侶,黃勇的心也跟著手機一起碎了。

    “那么好的手機干嗎摔了呀?”一個甜美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迫使黃勇不自覺地回過頭來。

    眼前站著一個清秀的女孩,黑色的頭發披著黑色的外套,黑色的打底衫包著黑色的打底褲,和腳下的黑靴形成了完美的呼應,足以讓很多男人在一瞬間窒息。

    黃勇勉強沖女孩笑了一下,轉過頭去。www.guidaye.com/

    “發那么大的火,又笑得那么難看,”女孩長嘆一口氣說,“看來也是為情所困,哎!”

    聽到女孩說出自己的心聲,尤其是最后的那一聲嘆息,黃勇真想抱住她大哭一場;不過他忍住了。

    “抽煙嗎?”女孩遞過來一只細長的女士香煙;黃勇猶豫了幾秒鐘,伸手接了過來;女孩手上的香味從香煙傳入鼻孔,讓黃勇精神為之一振。

    一陣煙霧繚繞之后,黃勇不光心情好了很多,連說話也變得流暢起來;二人說說笑笑,直到上班時才各自分開。

    之后的幾天時間里,黃勇沒有再和梅雪聯系;他覺著總有一天她會后悔,然后主動聯系他。這些天,他一有空,便來到14樓抽根煙;巧的是,女孩每次都會準時出現在黃勇身后,遞給他一只沁人心脾的女士香煙。

    女孩叫許薔,名片上只有名字和電話,沒有公司,沒有職位。當黃勇問及她的工作時,她總是甜甜一笑,說出兩個字,秘密。

    從此二人成了飄友,因為是一支香煙把他們牽在一起。黃勇最喜歡許薔遞過來的帶著她香味的香煙,每吸一口,就像是在和她纏綿;他愛這種感覺。

    一天夜里,黃勇突然從夢中醒來,心里說不出的難受,有種非常想抽煙的沖動;無奈家里都是空空的煙盒,連個能吸的煙頭都找不到;他決定下樓買煙。

    便利店門口,黃勇大口大口地抽著煙,卻感覺這個煙抽著一點感覺都沒有;他想到了許薔,和她的煙。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gshu.net  Allrights Reserved 版權     備案: 浙ICP備18022206號-1
    OG平台_OG视讯平台-OG真人视讯【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