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2aeey"><label id="2aeey"></label></label>
  • <label id="2aeey"><sup id="2aeey"></sup></label>
    <bdo id="2aeey"></bdo>
  • <blockquote id="2aeey"></blockquote>
  • 當前位置:首頁 > 短篇鬼故事 > 敲門聲
    敲門聲
    作者:紫陽堂人 時間:2018-10-16 14:44 字數:1130 字

    寒冬的夜,總是那么漫長。窗外陰風瑟瑟,屋內的溫度也快結冰了。

    王老栓躺在床上凍得發抖地說:“今年的冬天怎么這么冷啊!明年冬天,一定要買條棉被!”想著想著,他喜悅的表情突然僵硬下來,自言自語道:“可是,地租怎么辦呢?”

    想想也是,一年的收成交了地租以后,連自己的溫飽都解決不了了,哪來的錢去買棉被啊。王老栓裹緊破毛毯,合著眼睛正在發愁。

    “砰砰砰”突然,一陣激烈的敲門聲打斷了王老栓的思緒。

    “都三更了,還有誰來啊?真是的。”王老栓一邊披上衣裳下床,一邊埋怨道。

    他輕輕地打開房門。一陣寒風侵透了他的整個身體。除了漆黑的夜,門外什么也沒有。

    “可能是風吹的吧!”王老栓自言自語地說道,然后回到床上躺下。

    剛躺下不久,又是一陣敲門聲:“砰砰砰。”

    王老栓不耐煩地喊道:“誰啊?”

    可是,依舊沒有人應聲。

    王老栓覺得奇怪:“這明明是敲門聲啊!”

    他再次打開房門,除了陰冷的寒風,剩下的只有漆黑的夜。

    “唉,這鬼天氣。”王老栓躺在床上抱怨道,任憑門外聲音如何喧鬧,他只是裝作聽不見。

    就在這吵鬧的敲門聲中,王老栓靜靜地睡著了。夢中,他夢見自己買了新棉被,還住進了新瓦房&hellip;

    第二天清晨,王老栓早早地起了床,趕去地主李德富家。除了農忙以外,他都是在地主家打短工。一天下來不要工錢,也能吃上一頓飽飯。以前是這樣,但是,他感覺今年不可以。因為昨夜的寒風讓他難以忍受。他想,今年一定要省吃儉用,爭取蓋上棉被&hellip;

    想著想著,他舂米的勁頭,似乎大了許多。

    白晝似乎總是很短暫,冰冷的黑夜又一次降臨了。王老栓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獨處一家的荒地里。因為,他是一個人。所以,家就安在村后的荒地里。

    他打開房門,沒有點燈,也不稀得點燈。胡亂地吃了點昨日留下的紅薯就睡了。正當他睡意朦朧時,一陣激烈的敲門聲驚擾了他的酣夢。他想了想,又裹緊毛毯入睡了。

    “砰砰砰”又和昨夜一樣&hellip;

    王老栓被這響亮的聲音驚醒了,他連忙起身去開門。可令他驚訝的是沒有一個人影。他思緒道:“難道是聽錯了?唉,人老了,耳朵也不好使了。”說完后,關上房門正準備上床,突然又聽到剛剛的聲音:“砰砰砰。”王老栓不耐煩地點起了塵封已久的煤油燈,靜靜地走到房門前,只聽到門外依舊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砰砰砰&hellip;。”王老栓剛要伸手去開門,只聽“吱”的一聲門開了,一股寒風將油燈撲滅。突然,電閃雷鳴,風起云涌。強勁的寒風將落葉吹得漫天飛揚&hellip;

    站在門前的王老栓看到這種情景,嚇得急忙關上了房門,靜靜地躺在床上,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幕&hellip;

    這一夜,他在這喧鬧的敲門聲,夾雜著雨滴聲中失眠了。

    又是白晝。王老栓除了舂米,還在思考這昨晚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又進入了黑夜,這一次王老栓沒有把門掩上,也沒有點燈。他一個人靜靜地坐在窗前,等著那個敲門人的到來。不,王老栓懷疑他不是人類,而是&hellip;

    但是等到天亮的王老栓也沒有看聽見任何的動靜。就這樣,他足足的等了三個夜晚,最終也沒有等到任何結果。

    第四天的黑夜降臨了。身心疲憊的王老栓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在夢中,他又一次聽到了敲門聲,看見了敲門人的模樣。他當時嚇得差點兒昏了過去,正當那個敲門人向他撲來時,夢醒了。天已經大亮,王老栓擦了擦額頭的汗珠,起身向地主家奔去。。。

    這幾夜的吵鬧,把王老栓折騰的面黃肌瘦。他舂米的勁頭也漸漸地變淡了。地主老李當然很不高興,瞪著眼睛說:“老栓,你最近是怎么了?撞邪了,還是沒吃飯啊?”聽著地主這么一吆喝,王老栓愣了一下,想了想,又繼續舂米&hellip;

    第五天的黑夜來的似乎很晚,王老栓回到家就睡了。他感覺自己這幾天很疲倦,也很乏力,身體就像背負著千萬斤的石頭那樣沉重。

    窗外依舊寒風蕭瑟,屋內的溫度仍然刺骨。子夜悄悄地過去了。一陣寒風將酣然入夢的王老栓吹醒了。他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見房門被風吹開了。房門上似乎有一個黑影,不錯!就是一個黑影,他忽然想起夢中的敲門人&hellip;此時的王老栓被眼前的情景給嚇呆了,不知所措。

    他顫抖地下了床,隨手拿起早已準備好的鐮刀。此時的他,聽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聲。他不敢抬頭,更不敢睜開雙眼。慢慢地走到門前,急速地舉起鐮刀,使出渾身的勁向門外拋去&hellip;

    只聽到“鐺”的一聲&hellip;

    第二天清晨,王老栓沒有去地主家舂米。www.guidaye.com/

    過了幾天,人們在王老栓家的房門前,發現了倒睡在地上的他,頭顱上的血跡還未干。可惜,身體早已冰涼。在房門外的不遠處,人們還發現有一口鋒利的鐮刀,深深地插在早已枯死的大樹上。

    因為,王老栓是一口人,沒有后人,也沒有親戚。當地政府和地保湊錢將他土葬,也沒有人去追查他的死因。

    隨后,村民們都議論紛紛,說他是遇鬼了&hellip;但是,猜測終歸是猜測。沒有人愿意去相信,也沒有人懶得管這些。

    不過,每當風起之時,村后荒地的破房子里,總是傳來一陣激烈的敲門聲音,這似乎是事實&hellip;

    事情過了一段時間,鄰村有兩個知識青年聽說了這件事,覺得很費解。于是,兩人約好一起去探個究竟。

    就在一個寒風凜冽的夜晚,他們來到了后山的荒地里&hellip;

    第二天,人們都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一切的鬼神之說都隨著昨夜的探索不翼而飛,現實逐漸浮出水面。

    原來,王老栓的房門中間,有一塊木板已松動。起風時,風吹木板就會發出“砰砰砰”的撞擊聲。而王老栓誤以為是敲門聲。至于門上的影子,只不過是月光下枯樹的影子罷了。王老栓最終在自己內心作用強大的壓力下,走完了自己的人生&hellip;

    當然,人們在憐憫王老栓不幸遭遇的同時,也贊揚知識青年的神勇與智慧。

    從此,喧鬧的村莊又恢復了昔日的平靜。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gshu.net  Allrights Reserved 版權     備案: 浙ICP備18022206號-1
    OG平台_OG视讯平台-OG真人视讯【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