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bel id="2aeey"><label id="2aeey"></label></label>
  • <label id="2aeey"><sup id="2aeey"></sup></label>
    <bdo id="2aeey"></bdo>
  • <blockquote id="2aeey"></blockquote>
  • 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迷雾
    《迷雾》:迷雾的隐喻和象征
    作者:米格尔·德·乌纳穆诺 时间:2018-11-03 12:00 字数:783 字

    文/吴情米格尔·德·乌纳穆诺,西班牙近代文学史上的巨匠,以作品风格独特新颖著称于世。然而,国内文学市场对其引介不多,学术界的研究也实甚少。作为普通读者的我们,或许更熟悉和他同一祖国的文豪塞万提斯(《堂吉诃德》的作者)。其实,就文学性和思想性而言,乌纳穆诺丝毫不输给这位大家(他很多文学作品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向塞万提斯的致敬之作),艺术上的创新精神和才华也当仁不让。《迷雾》这本书便是一例。初读前几个章节,或许你以为这是一部略带哲思的爱情小说(很明显,作者的一个圈套):男主人公奥古斯托因一面之缘“恋”上一位钢琴教师欧亨尼娅,“寝食难安”,“辗转反侧”,并为此展开了不懈追求。不幸的是,钢琴教师已有心上爱人,不肯接受。奥古斯托早年丧母,内心之中极其渴望母爱(尽管有女仆杜利维娜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他而言,要努力找寻的,似乎不仅仅是同床共枕的女人,而是妻子—母亲的结合体:肉体上的妻子,灵魂中的母亲。在这段苦恋中,奥古斯托反复思索,不确定自己喜欢的究竟是具体的欧亨妮娅,还是纯粹的理念世界的女人,喜欢她作为女性本身的“健美”、“优雅”和“真挚”。理念和现实之争,古希腊时期的柏拉图即有所阐述,他认为,现实世界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处在流变之中,因而每一瞬所见现实之物都是不确定的、虚假的,只有理念世界静止的事物才具有绝对真实性。对奥古斯托而言,现实中的欧亨尼娅太难捉摸,理念中作为女性和母性的她,才是他之所求。他说,“我独自想象的这个(欧亨尼娅)是我的”,“不是另一个,不是那个活生生的,不是我看见从我家门前走过的那个偶然的幻影。”由此可见一斑。随着情节的展开,你开始慢慢觉得,这是一部伪装成爱情故事的象征小说:在充满不确定和挑战的求爱之路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迷雾”。“迷雾”意象最多,也最难解。在第二章,乌纳穆诺借奥古斯托之口说道,“生活就是这个,就是雾。生活中弥漫着浓雾。现在从迷雾中出现了欧亨尼娅。”在第三章,他写道,“欧亨尼娅,我的欧亨尼娅,我生活的目标,雾中的一对明星的甜蜜光辉。”在第四章,奥古斯托再次表示,“隐约。这便是爱情的学问,在雾中隐约地看见。”类似的自述不胜枚举。这里的“迷雾”,不具有现实内涵,象征意味十足。它代表人生及命运的不可把握,由不确定性建构起来的存在之问。它隐喻了荒诞,暗示或鼓励人们摆脱为其中而做出努力,以及努力本身所具有的徒劳特征。读至小说最后几章,你才会惊醒道,这是一部实验小说:奥维斯托的爱情故事及其悲剧全由叙述者“我”臆造,尽管其中有不少脱节和意外。若你细心,其实早可发觉。在小说的“序言”中,人物之一的维克多,奥维斯托的朋友已经开口,给读者先行揭示了故事部分结局。他亦真亦幻,既是小说正文中的人物,却又不乏存在的现实依据。相似的小说叙事结构也见于纳博科夫的名作《微暗的火》,只是后者运用得更加灵活娴熟。在故事的结尾处,奥维斯托为了心中所爱,不惜赎下她抵押的房产,无私赠予,而后遭遇欺骗背叛。叙述者“我”为其安排死亡结局,遭致其反对和抗议:作为创作主体的“我”,“我”并不将奥维斯托,这一虚构人物赋予任何存在实体的目的和意义;而他认为,他一但产生,便脱离了“我”,有了独立地位和尊严,不必臣服于“我”,处处听候差遣。这无疑是对“我”这一“造物主”权威的挑衅和戏嘲。他认为,“一位剧作家,绝对不能对他创造的人物为所欲为;一个虚构的小说人物决不能违背正确的艺术原则去做任何读者希望做的事情。”与其将之视为端正的文学态度,毋宁说是一种坚决的创作本体论。法国哲学家笛卡尔曾说,“我思,故我在。”但对笼罩在“迷雾”中的众生(不管你与奥维斯托同或不同)来说,真的能够摆脱“迷雾”中无形的力量的束缚,找寻到个人存在的意义吗?如果不能,可以像奥维斯托那般奋起反抗吗,即便会遭遇失败?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Copyright @ 2017-2018 www.xingshu.net  Allrights Reserved 版权     备案: 浙ICP备18022206号-1
    OG平台_OG视讯平台-OG真人视讯【官方网站】